豊崆

臟水洗身,濁杯赴宴。

看了很久的海,想起聂魯達的詩。

當暮色停泊在那裡
碼頭變得哀傷
而我的生命變得疲憊
無由的渴望
我愛我所沒有的

评论
热度(32)

© 豊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