豊崆

臟水洗身,濁杯赴宴。

約翰伯格真是一個深情的寫作者。

其实我是一个很少觉得孤独的人,可能始终都在那个状态吧,就不太能感觉到,挺舒适的。
但有时候突然想起来某部电影、某首歌、某本书。那个画面依然让我难过的想要流泪,中间的那段小号把我吹得神飞魄散。
却不知道有谁能理解。
他们可能觉得这部电影冗长平凡,他们可能跟你说,也许是我耳机音质不好吧,我感受不到。
然后把你的自我沉溺给打破。
我喜欢自我沉溺,我喜欢自己在海底。
意识到自己在海底的时候,还是难免觉得寂寞。
寂寞,和孤独,是不同的。

下雨天就特想去庙里,最好有栀子花的那种。
还可以在树下等龙眼自己掉下来。
捡起来剥壳吃掉。
秋天的时候也特别想去。

很粗糙的做了一张海报。

原作是Kelly老师。

想养鸽子。

说中即解脱。

“斗指东南,维为立夏。”

回家这阵子一直都是阴雨天气。只有早上,太阳才会偶尔冒出个头。原以为要错过星星了,没想到今夜零零散散的有几颗。

立夏这夜如果“天晴”,可以看到北斗七星的斗柄正指东南,是我为数不多能分辨出方位的时刻。

这几天过得很平静,有大段连续的时间,做什么都可以。什么都不做,也可以。春天的好处,是每天入睡以前和醒来时,窗外那抹绿色都不是一样的。一日浓似一日。遇上有风的日子,透过纱窗,室内会闻到隐隐约约的花香。园子里的香菜长得很高了,开了细小的白花。摘下配上几棵蕨类植物,插在透明罐子里,也很好看。

给猫狗喝水,发出细微的声响。从而听到更远处的声音,蝉鸣蛙叫,蟋蟀。在学校时,总是...

想把书柜里的书,全都重新看一遍呐。

喜欢班上一个女孩。
记得她羞涩、坚持的在课上讲完同性恋话题。
在宿舍后边的草地上发现一株开得正好的绣球。旁边还载种着小西红柿,草莓和多肉。她从阳台探出头来,说想看看我拍的照片。我才知道这些都是她种的。
可惜我拍的不太好,不及这美的万分之一。

我这人碰到喜欢的人就老想告诉她,我突然很喜欢你哎。想把自己觉得她可能会感兴趣的东西都送给她,想给她看修好的照片,想送她那本我蛮喜欢的《花朵与我》的杂志。
可我们明明同学三年才讲过这么两句话,别人一定会很惊慌吧。想到这,就决定放弃了。
也怕多说两句,就又失望了。

新买的耳机音质真好啊。

有一家很远的店酸奶很好喝。

© 豊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