豊崆

臟水洗身,濁杯赴宴。

胃疼得要命。吐也吐不出来。

昨晚泡了些黄豆,想要在今天早上握着一杯接近纯白的液体站在立秋的风里。 

下午睡醒吃了个梨,不争气的胃一直难受到现在,连心脏都觉得有些凉。 

刚刚写完了,被我叫做“空”的日记的最后一页。 

最近为了逃避实习和论文,开始了很密集的阅读。读苏珊桑塔格的两本日记,看《巴黎评论》,念石川啄木的诗集。

《巴黎评论》约翰欧文那一篇。欧文的朋友说到 “没有任何一个一流作家会认为其他作家的作品全是垃圾的,除了海明威,他是个疯子。”
不禁要为海明威正名了,他接受巴黎评论采访时还是认可了一些作家的。不过他的确是个疯子。
特别喜欢他的短篇集《乞力马扎罗的雪》,里面的每一篇...

好久没看见这么多星星了。

約翰伯格真是一個深情的寫作者。

其实我是一个很少觉得孤独的人,可能始终都在那个状态吧,就不太能感觉到,挺舒适的。
但有时候突然想起来某部电影、某首歌、某本书。那个画面依然让我难过的想要流泪,中间的那段小号把我吹得神飞魄散。
却不知道有谁能理解。
他们可能觉得这部电影冗长平凡,他们可能跟你说,也许是我耳机音质不好吧,我感受不到。
然后把你的自我沉溺给打破。
我喜欢自我沉溺,我喜欢自己在海底。
意识到自己在海底的时候,还是难免觉得寂寞。
寂寞,和孤独,是不同的。

下雨天就特想去庙里,最好有栀子花的那种。
还可以在树下等龙眼自己掉下来。
捡起来剥壳吃掉。
秋天的时候也特别想去。

© 豊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