臟水洗身,濁杯赴宴。

山路元無雨,空翠濕人衣。

三歲:
    今天在車站碰到了熟人,聊了一會。
    聽他說家裡在漳州港附近購置了一套房子。
    我想起今年年初下雨降溫的那個週五,我坐了兩個小時的公交到了港口。
    天和海都是灰色的,白色的船整齊的泊在那兒。
    看起來很冷。
    也許是記憶稍稍美化了些。
    腦海裡的畫面有著《海邊的曼徹斯特》的色調。
    又像是《我已與一萬億株白樺相逢》裡那...

淩晨兩點的星星。
糊的蠻好看。

灑水車過後的彩虹。

1 / 9

© 豊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