豊崆

臟水洗身,濁杯赴宴。

我有點兒後悔
餓了一整天
暈暈乎乎地在夏河車站
看到去定西的車
卻沒去。

评论

© 豊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