豊崆

臟水洗身,濁杯赴宴。

今日早起,想着春天來了,骑辆小电动去花鸟市场弄盆植物来养。
又觉得自己的脑袋不是很清醒,也许坐公交去偏僻的公园闻闻新鲜的空气会更好。
选择了后者。
走着走着,不时会迎面撞上一只黄粉蝶。心里期盼着它能停在我肩头,陪我走一程。
公园里新种了一些格桑和三色堇。偷偷拔了两棵,心想:我的植物有着落了。
人工培育出来的花瓣十分繁复的碧桃,像是往紫红色颜料里掺半杯水的观赏性杜鹃,怎么都不如野生的来得亲切可爱。
私以为培育花朵的园丁以大和繁复为美,其实服从的是一种贫困美学。
随身带的杂志里有一篇文章是专门介绍博物学的。EO威尔逊曾经对这个学科有过一番简单而颇具诗意的概括:实际上,博物学就是你了解你周围的一切。...

"惊蛰,二月節
万物出乎震
震为雷,故曰惊蛰"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月令七十二候集解》

今日惊蛰。
回学校的前一天,看着半山腰的梨花,杏花开得正好,拉上妈妈去拍照。
妈妈年轻时有一条裙子是很素的碎花,很好看,被我偷偷带去学校穿了...

我的猫正坐在我旁边,看着我写邮件。
花了二十剪了两米布,很方便,到哪都可以随意躺下。
最近常常躺着拍月亮。
寒假刚开始时,六点钟天就黑了。
一个月过去了。如今,太阳直射点离北回归线又更近了一点。
天还是那么亮。

收到了朋友送的古着和杯子。
古着穿起来很帅,杯底的'喜乐'两字,让我觉得干净清洁。

收到了超级舒服的围巾。
抱着走在靠近河边的林荫小道上,落叶满地。
想起里尔克的《秋日》:
谁此时没有房屋 就不必建造
谁此时孤独  就永远孤独
就醒着 读着 写着长信
在林荫道上来回
不安的游荡 当着落叶纷飞

© 豊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