豊崆

臟水洗身,濁杯赴宴。

day 295
月夜和栀子花。
折下一枝栀子插入白陶罐里,次日清晨就已发黄颓唐。
越是美丽越是死得凄惨。
小时候偏爱香味浓烈的花,稍微长大一点后,开始喜欢小而密集的花朵。
用纸裹上一把小雏菊,看它一朵一朵慢慢绽放,每日早晨都心生愉悦。
我偏爱这种有期限的事物。

评论
热度(6)

© 豊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