豊崆

臟水洗身,濁杯赴宴。

后院里有棵一层楼高的桑葚树,熟透了的果实掉了一地,光线太美。陌生阿姨拿着淡蓝色的布走过来,用力摇晃树干。站在树底下淋了一场桑葚雨,衣服和手都染上了紫色,过一阵子就会有好喝的桑葚酒喝。我无趣温柔的日子。

评论
热度(5)

© 豊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