豊崆

臟水洗身,濁杯赴宴。

day 310

下午三点,窗外下着小雨。

我百无聊赖的在硫酸纸上写着回信。

半透明光滑,写起来让人觉得舒适。

前几天和别人通电话,一直在逼自己,快说些什么。直到她说不太方便讲话,发消息好吗?

心里有得救的感觉。

后来看着对话框,心想,还不如打电话呢。

觉得信件的存在真是美好。可以慢慢的写,慢慢的寄。

原来无论哪种形式的沟通,对于我来说,都是压力。

评论
热度(2)

© 豊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