豊崆

臟水洗身,濁杯赴宴。

他说,我想起来上次和你的会面。

我很开心你的变化。

记得在更久以前,你还很小的时候,我们去休闲吧点杯饮料,相对无言。服务员过来问我们可不可以拼桌。

“然后呢。”

然后你说,不行,非常严肃。休闲吧是用来休闲的,挤了就没意思了。你劝他们不如开个酒吧。
服务员走了以后,你问我是不是觉得你不善良。

“上次呢。”

很有礼貌的表达了你不想,并且抱歉。

“可能变善良了吧。”

感觉是在以比较有效的方式保护自己的权利。

“其实我一直很遗憾一件事。就是从小没有好好锻炼,现在也没决心。暴力至高无上。”

评论
热度(1)

© 豊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