豊崆

臟水洗身,濁杯赴宴。

“斗指东南,维为立夏。”

回家这阵子一直都是阴雨天气。只有早上,太阳才会偶尔冒出个头。原以为要错过星星了,没想到今夜零零散散的有几颗。

立夏这夜如果“天晴”,可以看到北斗七星的斗柄正指东南,是我为数不多能分辨出方位的时刻。

这几天过得很平静,有大段连续的时间,做什么都可以。什么都不做,也可以。春天的好处,是每天入睡以前和醒来时,窗外那抹绿色都不是一样的。一日浓似一日。遇上有风的日子,透过纱窗,室内会闻到隐隐约约的花香。园子里的香菜长得很高了,开了细小的白花。摘下配上几棵蕨类植物,插在透明罐子里,也很好看。

给猫狗喝水,发出细微的声响。从而听到更远处的声音,蝉鸣蛙叫,蟋蟀。在学校时,总是用六七十的音量听音乐,耳机比什么都重要。回家以后,听歌的音量和时间倒是很少了。

常常去水仙花大桥上看日落。一直站着,直到天完全黑下来。左边的河岸夜晚总是有烟火,大型卡车驶过桥面带来震动。面对茫茫江水,很想与一人飞速驱车开到夜色中的深山。停车站在涯边,彼此分享一支烟。再驱车离开回到人间。然而,事实上,大部分的美好都无人对照。我只是一直站着,直到承受不住夜晚的寒意,再转身离开。

今早起来扫了落叶。去年冬天,妈妈几乎把所有的树都砍掉了一圈树皮。有一棵好像是同我一起长大的。已经很高大、亭亭了,无惧亦无忧。像是我的榜样。我和妈妈抗议,妈妈让我每年扫几十次落叶试一试。我含糊的劝她:锻炼身体嘛。

幸亏它们都很努力地撑过了冬天,长出了新叶。扫完以后,学习《人生果实》里的津端夫妇,用桶盖住堆肥。然后磨刀霍霍向着大叶女贞。

这家伙明明是常绿乔木,为什么这么多落叶啊!

近期让我感到愉快的事物:

蜂蜜和枇杷——光是看着就觉得肺得到了滋润呢;

大段的阅读时间——这阵子看完了三本书和一本杂志,舒适且满足的阅读量。喜欢的作者也按照约定在立夏前出了新书。

《夏日走过山间》是美国国家公园之父约翰缪尔的著作。装帧和开本我都很喜欢,很符合书本的气质,像是在看一本观察日记。如果以后真的从事编辑行业的话,希望做出符合书籍内容气质的设计。

看《强风吹拂》的前半部分,其实我是对那种因为一个人的鼓舞,大家都很努力的情节感到不适的人,在心里想:这怎么可能嘛!会默默把它归到中二气质。到了晚上洗澡的时候,回想起阿走努力的样子,觉得比赛能赢大部分是因为他。后一秒突然否定自己:不!是大家的努力!意识到的时候不禁暴了句粗,像是回到了初中,整个人都在二次元里的样子。看这本书的确像在看漫画一样,日本人民真是中二又热血;

拍照。记得三月份开学前拍杏花时,镜头起了薄雾。这两天拍青杏时也起了。今年的果实好像熟的要慢一些,后山的栀子花也没有开。

变胖的八嘎(猫);

不知名的虫子——觉得更像是海里的生物,轻轻戳它一下,能跳很远;

西红柿;

稍微规律的作息和远离手机。


评论
热度(16)

© 豊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