豊崆

臟水洗身,濁杯赴宴。

三岁:
    已经是九月了,空气里隐隐多了平和的感觉。
    虽然南方还没有到要将衣橱里的短袖换成针织衫的时间,但想到将来的不久就要照顾生活的这些细节,觉得心里也像煮着一碗温热的粥。
    快开学了,日子很快呢。
    听过一个因为政治原因受牢狱之灾的人说起他在监狱里的日子:
    度日如年,度年如日。
    其实无论在不在监狱里,像我这种过得很虚无的人,都一样吧。
    今天念到了周公度的《这么好的信》,想分享給你。
    为什么没有人给我写信
    写一封这样的信:
    信里说法国式的接吻
    说春天,小城,和溪水
    说亲爱的,亲爱的。
    说“秋天很美,很美
    旅途有一点点儿
    旧信封才知道的疲惫”
    说我喜欢你这样的人
    说出许多质问和省略号
    说“祝好。某某。
    某城。某年某月日”

评论
热度(9)

© 豊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