豊崆

臟水洗身,濁杯赴宴。

我有一封聯合國 日內瓦 海牙國際法庭的首日封
和很多八九十年代的郵票
它們都躺在那個狹小又亂糟糟的抽屜里
抽屜里有我的日記本
和很多過期的車票
還有一把至今都未送出去
連柠檬也切不動的藏刀

雨過天晴,空中有飛機飛過
可我卻坐不起
於是我只好帶上自己的帽子
騎上媽媽的摩托車
打算一個人去旅行

评论
热度(6)

© 豊崆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