豊崆

臟水洗身,濁杯赴宴。

今天傍晚走了很久,走到了加油站。
有好幾輛大卡車。
我可想蹭車了。
我以後要找個開大卡車的男朋友。
陪著他跑長途。
要是坐累了,我就跑去後面那狹小的空間裡睡。
醒來的時候正在穿過隧道。
橘黃色的燈光,厚厚的蜘蛛網。
昏昏暗暗。
一出隧道就有凉爽的夜風吹過來。
我實在憋不住,吐了他一身。
然後我們就該分手了。

评论
热度(3)

© 豊崆 | Powered by LOFTER